返回顶部
信箱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汉阴新闻网-主流媒体,汉阴门户 >> 人文汉阴 >> 汉阴文苑 >> 正文
我的父亲
作者:冯舟平    人文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08-10

  流年似水,岁月如歌。

  今天是父亲九十岁寿辰,为让他过一个幸福快乐的生日,以表我们作儿女的一片孝心,我们筹办了今天的小型生日庆典。县老干局、教体局为家父献上了寿匾和美好的祝福。老父亲看着满堂儿孙和前来祝寿的弟子学生,充满深情地凝视着寿匾和寿联,饱经沧桑的脸上露出了开心幸福的微笑。我崇敬地注视着我那慈祥伟大而又平凡的老父亲,是他和母亲给了我生命,又含辛茹苦培养教育我们长大成人,帮着我们成家,领着我们立业,分享我们成功的喜悦,也分担我们生活中的痛苦,不离不弃,一直陪伴守护着我们。他是我们身后的大门,也是我们前行的明灯,他是弟子学生们的恩师,是我最亲最敬的人。看着他亲切慈祥的面容,回顾他曾经辉煌而又平凡的人生历程,心绪难平。

  早年投身革命,打日寇,扫将军,英勇杀敌立战功。父亲祖籍山东费县,1942年14岁首次参加革命,后因所在部队被日本鬼子打散,又回到老家。1946年18岁,第二次入伍,投身到解放战争的洪流中。先后参加了著名的济南战役、孟良崮战役和解放舟山群岛战役,战斗中不怕苦,不怕死,英勇作战,屡建战功。他从一个无线电通信兵,先后提报为排长、连长、营教导员,后任司令部营职参谋,他是司令部唯一一个擅长通信业务又能指挥作战的全能人才。1965年南京军区大比武的方案即出自他手,彭德怀同志亲自出席比武大会,现场观看了大比武活动,给予好评。父亲也因此而荣获三等功。

  坚持党性原则,服从组织安排,干一行爱一行,干好一行。

  1966年父亲从部队转业,为支援大西北三线建设,组织安排他来到汉阴。他幼年只读了三年私塾,文化程度不高,在部队长期从事无线通信工作,转业时部队征求意见要求到邮电局做老本行工作。到汉阴后,却因工作需要先后被安排到汉阴中学、宣传站(文化局)、三线建设指挥部、县委组织部、党校、县委政府办公室、邮电局、文教局等单位任职。到汉阴报到后,本想着到邮电局工作,可当时因汉阴中学缺校长,就拉郎配把他派到汉阴中学担任校长兼书记,时逢文革开始,一去就打成了走资派,饱受了两派之间争夺批斗的折磨。文革刚刚结束,汉阴中学工作迎来稳定,又因文化单位受文革影响最大,又受命宣传站站长,开始了对全县文化单位的整顿和恢复,当时被号称牛鬼蛇神成堆的文化单位在父亲的努力工作下逐渐走上轨道。这之前几年父亲一直柱着拐杖(文革被打断没接好)工作,1971年因县委组织部长带队去修恒紫路,父亲又被任命为政工组组长(当时的县委组织部),主持了全县整顿基层党组织的工作,他瘸着腿带领同志走遍了全县村级以上的党支部(那时全县无一辆小车),就连我县海拨最高的凤凰山铁瓦店的五爱村都亲自去了,为我县基层党组织建设夯实了基础。

  1973年全国各地恢复党校,父亲又被任命为校长,当时仅配有校长一人,教员一人,炊事员一人,没有固定的校址,就这样他拖着伤残的腿走遍了全县五个行政区,完成了对全县200多行政村村支部书记的培训工作,为提高基层党员干部素质做了大量工作,到1973年刚刚把党校校址建好,因县委、政府两办主任因病去逝,又被调任县办事组(即县委政府两办)任组长,那几年的县上会议全部是晚上开,一开开到下半夜,那时我才14岁,几乎每天深夜都要去接我父亲,我的个子高矮正好充当父亲的拐杖,两办合署办公,大量的具体工作压在父亲身上,除了夜间开会,还经常为县委、政府起草文件和讲稿材料,经常加班到深夜。经过父亲几年操劳,办公室工作刚刚有起色,县上为了企业整顿改造试点又将他调入邮电局任局长,在邮电局的两年工作时间里,使邮局变成了一个效益优先、环境优美、人心合一的先进企业,转眼到1979年因原文教局长调回关中,加之邮电局上划条管,县委又将家父调入县文教局任局长,直到1984年组织上让首批退二线。退二线后,别人闹情绪、耍脾气,我父亲尽管心情也复杂沉重,但他仍无怨言的退了下来,他来汉阴几十年,把最好年华奉献给了汉阴的事业,无论身体状况好不好都去单位,再难他从未对组织说个不字,更没向组织上提出过任何要求,总是认真无条件服从。

  在文革运动中,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保护受迫害的教职员工.。文化革命开始,刚从部队同批转业的干部一时间接受不了这样的形势,一半回了部队,一半去北京请愿,还有干脆回去家避难去了。汉阴就剩下家父一人,大家怎么劝他走,他都不肯,他说我走了汉阴中学老师和学生谁管,出了问题谁负责任。结果没过几天就被打成走资派批斗、戴高帽、上街游行,几套衣服都被撕烂,每天清早抓走,傍晚才回来。武斗开始了,他不顾造反派的鼓动挑唆,仍做着老师学生们工作,劝诫他们不要参加这些活动,每当各派造反围攻老师学生时,他总是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记得有一天深夜,造反派闯进学校,把几十名有点历史问题的人,和右派分子押到讲台上,把其中一名女教师吊起来批斗。父亲找当时领导这个运动的一个县委副书记据理力争吵的相当厉害,最后带领学生冲进会场,抢下被吊着的老师。事后为保护好大部分有些有问题纠缠的老师,把他们悄悄转移到邻县一个集镇,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可好景不长,不久造反派得知后把我父亲他们押回汉阴,没几天父亲就被武斗人员打断了腿……别人和家人都埋怨他不该没离开汉阴,可他说不后悔,他要走了不知有多少教师和学生受到伤害。

  不谋私利,廉洁奉公,以身作则,管好家庭,教育好子女。

  我父亲转业来地方,工资不算高,但当时在本县仍算高工资,可他一人工资养着全家六口人,而且每月还要给我爷爷和姥爷各寄伍元生活费,正常家用仍比较紧张,但他不管在哪个单位当领导,都严于律己,从不占公家便宜,也不接受别人的礼品,更不搞以权谋私,这种高尚的品德和优良的作风是他们那一代人普遍的传统美德,但他尤为突出。

  记得1976年全县知青招工,按政策一家有两个在农村的知青可以走一个,当时我们家有3个人下乡在农村,可由于竞争激烈,招干招工时必须经贫下中农推荐,公社、大队同意才行的。我们又是外地人,下面人际关系不熟,一个都不成。按父亲当时的职务和政策,完全可以疏通一下,招上一个,可父亲任凭母亲和我姐哭闹就是不找关系去办理招工招干,后来还是县领导得知实情才主动下令解决的。

  最让人忘不掉的是1983年我爱人从安康调回汉阴,当时父亲任县文教局长,本来联系安排在局机关打字,可他对时任副局长的张德炳说,你要敢把她(我爱人)安排到局里,我让组织部把你调离,就这样本已联系了的工作都没弄成。后来我爱人调入了乡镇,一待就是九个年头,直到92年她自己考入税务局,为此我两年没理父亲。

  父亲腿在文革中被打断,又没接好,行走极为不便,可他自己从不用过办公室的小车,即便母亲病重都没有用车送去医院,而是用架子车拉去医院的,报销医药费他要次次张张审查,决不允许母亲加半点其它药费。有一次我悄悄借了办公室通讯员的自行车一用,被他知道连通讯员和我一起吵。他甚至认真到连我摘了一个县委大院的苹果树上的苹果,也被揍了一顿,当时看起来觉得有些好笑,但现在回想起这样的事却让人深思,不竟对父亲一生的无私、廉洁的优良品德肃然起敬。他平常省吃俭用,不多花一分钱,可缴党费他一定按时亲自去缴纳,几次集资扶贫救灾他也不拉下,最多一次捐了伍佰元。

  父亲参加革命几十年,历经沧桑,初心不改,无论在生死攸关的战场,还是在和平的工作环境中,始终兢兢业业,勤奋干事,想干事,干成事,严于律己,热情待人,清正廉洁,高风亮节,正是他的高尚品德和无私奉献的人格魅力,才赢得了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尊重和爱戴。

  父亲的高尚品德和治家严谨的家风,影响到我们做儿女的一生,我们姊妹五个,从事工人、干部、教师等不同的职业,但父亲那些可贵品质却都深深烙在我们身上,孝顺、无私、对事业的忠诚和刚直不阿的秉性都将在我们身上得到传承。

  如今他离开学校已40余年了,可每年的十月一日总有一些已年近七十的老学生来看望他,并以是父亲的好学生为傲,离休已三十余年了,尽管深居简出,可每次出门上街总会遇上一张张笑脸和亲切问候,让我们儿女也脸上感到自豪,更深深体会到父亲一生所为是值得的。

人文录入:唐福磊    责任编辑:唐福磊 

分享到:
  • 上一篇人文:
  • 下一篇人文: 没有了
  • 精彩图片
    通知公告
    视频分享
    热门新闻
    党群网站
    政府部门网站
    乡镇部门网站
    其他网站链接
    Copyright 2011-2015 汉阴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单位地址:陕西省汉阴县城关镇和平街24号
    联系电话:5212429 5219117
    网站信箱:[email protected]备案号:陕ICP备05002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