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汉阴新闻网-主流媒体,汉阴门户 >> 人文汉阴 >> 汉阴文苑 >> 正文
子午道的新发现和新认识
作者:李启良    人文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04-10



  子午道是翻越秦岭的一条重要的古驿道,因为从起点到终点为南北向走势,古代称北为子,南为午,故名。子午道的历史比翻秦岭的另外几条道路褒斜道、库谷道和傥骆道的时间要早很多,最迟在战国时期就已开通。

  被誉为我国历史文明龙脉的秦岭,主体长约1500多公里,东西横亘,横跨三省,深壑长林,绝壁叠嶂,把北部平原和汉水流域的山川盆地绝然隔断。不论是气候环境还是民俗风情,都以秦岭为分界线,南北迥异。

  人类文明传播辐射的张力巨大无比,秦岭虽然东西横断,但南北两地从远古时代开始就存在一定程度的文化交流和影响,寻找穿过秦岭天堑的便捷道路是人们梦寐以求的愿望。秦岭之阳的陕南地区,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代时遗址中,有不少遗物的风格与中原地区仰韶文化器物相类,证明先民通过深壑崇岭之间迂回曲折的崎岖小径,进行着极其艰难的交流,具体情况今已难叩其详。

  关中平原崛起的周王朝,具有发达的农业,文明程度较高,向周围地区扩张的速度很快。当时汉水流域诸多“割发纹身”的部落集团尚处于蛮夷状态,而周王朝的势力范围则逐步到达汉水流域。《诗序》中有周文王“德化江汉浒”的说法,这是周王朝与汉水流域及“江汉汝坟”各国之间关系的最早的文字记载。周武王发动的灭商战争,动员了汉水流域许多少数民族军队会于盟津,然后发起总攻,其中的庸、蜀、羌、髳、微、卢、彭、濮诸国军队在战争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这说明当时秦岭南北两地已经有着很密切的关系,不过当时那种交流是极其艰难又相当有限。随着历史的发展,势必要在极端艰险的环境中开凿一条跨越秦岭,连通关中和汉水流域的通途。这个历史的必然需求,不知经过了人类何等艰苦的奋斗,付出了多少牺牲,到战国时期终于实现了,这就是子午道的开通。

  春秋以后,秦楚两个大国以秦岭为界,长期南北对峙。秦惠文王十三年(公元前312年),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秦人攻占了楚国丹阳郡,更重要的是攻占了楚的“商於之地六百里”,设置了行政机构汉中郡,辖区大致相当于今十堰、商洛、安康、汉中等地。秦国控制了汉水中上游的重要战略基地,楚政权骤然失去对抗强秦的北部边陲秦岭屏障。秦人占领汉水中上游,由汉江浮槎东下可速抵荆襄,翻越巴山则直逼长江,这就给了楚国以严重威胁。所以楚怀王甚至不惜以与齐国盟友断交为代价来亲近秦国,求得归还自己原有的汉水中上游地区,结果一切落空。由此可以看出汉水中上游地区在秦楚之争过程中的重要地位。

  汉中郡郡治设在西城县(今安康城隔江相望的中渡台),延续时间近340年之久。西城作为汉中郡首府,是汉水流域至为关键的行政机要之地,它与关中秦中央政权之间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文化往来,必须要有一条车马通行的驿道。秦昭王时,蔡泽曾对应侯说过,秦“栈道千里,通于蜀汉,使天下皆畏秦,秦之欲得矣,君之功极矣,此亦秦之分功之时也。”(《史记?范睢蔡泽列传第十九》,《战国策?蔡泽见逐于赵》亦有同样记载。)栈道千里,通于蜀汉,实指陈仓道通蜀郡,子午道通汉中郡。说明当时已经开通了子午道,并且人们对这种交通地理形势的作用,认识得非常清晰深刻。

  子午道开凿的具体时间没有文献记载,但从历史的情况看,在秦惠文王之时就已基本形成,否则秦国对汉水中上游地区实行长期有效的控制,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秦岭西段通蜀的陈仓道开通较早以外,秦岭中段子午道的交通路线在西汉以前具有不可选择性。从这种意义上看,连接关中和汉中郡的子午道,是这段历史时期至为重要的生命线。王莽时还把修整子午道作为一种祥瑞。《汉书?王莽传》:“其秋,莽以皇后有子孙瑞,通子午道。”后来只要朝廷感觉出现了很满意的什么事情,也都要修修子午道。

  史书记载,子午道的起点是杜南,位于长安东南郊。由杜南沿着子午谷上秦岭北坡,翻阅秦岭大梁,到东江口。因为它的起点对应的是京畿长安,所以这段道路的位置始终没有多大改变。但是到达秦岭南坡以后,情况则有较大变化。秦岭南坡子午道在历史上出现过几次改道,改了新道旧道也依然沿用,事实上等于出现了几条分支道路。以目前所掌握的考古调查资料,可以确定有东、中、西三条主要路线。

  首先说东线,也就是战国时期最早开辟的路段。这条路线的目的地是直达汉水中上游唯一的政治经济中心汉中郡郡治,即通往现在的安康城。道路的基本情况,历史文献缺载,不为后人所知。以往的普查和调查,在这一带地方发现了一些遗迹。撰写本文之前,笔者带领几名专业人员又做了一次短暂的实地踏勘,结果发现了一条路线最便捷,现存古道遗址最密集的秦岭南坡东线道路。经认真分析,我们认为这是最古老的子午道南段。这条道路的大致走向是这样的:由古磉墩经宁陕县胭脂坝、太山镇,向南入火镰沟,翻过小小的一座山梁,到达恒河上游汉滨区叶坪镇王家坪,然后沿着平坦开阔的恒河,经汉滨区紫荆镇、大河镇直达恒口镇。恒口镇所在的恒河本名横河,因其为南北流向将南山横断而得名。恒口镇处于月河川道东段,再向东二十多公里就到了汉中郡郡治西城县。



  子午道新旧路线示意图

  这条道路上的栈道遗址很多,有不少遗迹被杂草和灌木丛遮掩,现将能清楚看出的遗迹由北往南叙述如次:

  中沟口栈道,位于王家坪下方,地处人烟稀少的峡谷地带,有四五个方形栈孔和一段碥路。桥亭碥路及栈桥桩孔,桩孔两个,圆形,凿于溪流当中一个大石包上,孔径约30公分。紫荆河口栈道,处于河流深潭之上的危崖中,有一段大石垒砌的坚固的砭道。洞子崖栈道,长约200百米,距河面垂直高度10米左右,栈桩和块石路基尚断续存在。峡包栈道,其形制与洞子崖栈道大体相似。黑沟口栈桥桩孔,凿于恒河两岸大石块上,现存四孔,有的带孔大石已被水冲移位。瓦子沟栈道,这是目前所发现最为典型的一处栈道,处于恒河东岸坚硬的石崖上,距水面垂直高度1米左右,栈孔平行分布长度约120米,栈孔30多个,孔方形或长方形,孔口20×15、15×12厘米不等。栈孔因涨大水时可被淹没,(现代河床也有一定抬高),有几个栈孔口部靠河水流向的下方一侧已被冲刷成喇叭口形,视此状况当有数千年之经历。瓦子沟栈道上部三米多高处又有平行的一条栈道,石栈桩和块石碥路墙体犹有留存。这显然是后来重修,避免早期位置低而常被洪水冲毁的危险。观音碥栈道,现存方形栈孔六个,斜行排列,最低孔距恒河水面40公分左右。回水湾栈桥遗址,恒河东岸巨石上凿桩孔两个,巨石已倾斜移位。

  接近恒河出口处还有数十里河谷古道,时间紧迫未遑踏勘,有待进一步考察。

  此路沿线分布有许多汉魏南北朝时期墓群、驿站和其他遗址,湮灭既久,欲做详查为力不易;但是近年在大河镇汉王坪发现了一处春秋战国至汉魏南北朝时期城镇遗址。遗址位于恒河东岸阶地,延及东侧丘陵缓坡地,面积约三十万平米,地面散见大量绳纹瓦片及各类陶器残片,器物时代上至春秋战国,下讫南北朝。据当地村民介绍,恒河发洪水时曾在遗址边缘冲出不少器物,有完整的陶缸,有大量古钱币等。

  汉王坪遗址处在群山腹地,以其地理位置分析,古代当属非常贫瘠之区,不可能出现这等规模的城市。究其原因,必定是由于子午道大交通的环境而使之形成和繁荣。

  关于子午道的名称,有人说因为中间有一段路程是南北方向,因此得名。笔者认为这只说对了一半。由新发现的子午道东线来看,道路某些路段确实是南北走向,可是要说以这个理由来命名似乎并不贴切。前面说过,最初开辟子午道的目的是连通长安和汉中郡首府西城县。至于子午道“从杜南入蚀中”的说法,只是说从杜南进入秦岭南面的第一个城市是蚀中,系途经此地之意。蚀中不是子午道的终点,终点是汉中郡首府西城县。北边的长安和南面汉中郡首府西城县正好处在一条东经线上。长安(西安)东经108.9°,西城县(安康)东经109°,杜南在西安市东南郊,如果以杜南计算大约也是东经109°。说明子午道之名是以起点和终点的地理大势而言,不仅是因为某一段道路的方向问题。以后各个历史时期,此道的局部走向有不同程度的改变,但仍然沿用子午道这一名称。这其中可能还包含着很神秘的意义,有待专家学者进一步探讨,本文不赘。

  然后说中线。东汉初期全国行政区划有所调整,西城县失去汉水中上游首府地位,汉中郡郡治迁往南郑。长安到南郑如果走原来的子午道,需要从恒口右折向西,经汉阴、石泉池河,翻饶峰岭进入汉中盆地,迂饶艰难,很费周折。比较便捷的路线则是从宁陕太山镇改走池河。池河也是平坦开阔的河谷,此道最早开于何时已难详考 ,但可以肯定,汉中郡郡治迁往南郑以后,池河道路便成为子午道秦岭南坡通往南郑的主道。此道由太山镇经龙王、铁炉坝直达池河口谭家湾再向西折行翻饶峰岭前往南郑,这比东边旧子午道从恒口过来要捷近一百多公里。

  中线的池河沿岸也发现了不少汉墓群,还有一些驿站遗址。比如铁炉坝,1989年文物普查时发现有汉代文化层,应是驿站遗址残留部分,可2009年文物专业工作者再次到达该地,只见取土建房和修公路,已搞得面目全非,搜寻了半天,连铜钱大一块绳纹瓦片都没找到。驿站遗址被彻底毁弃了。池河出口地段有个谭家湾,是一处秦汉遗址,又叫汉王城,群众传说刘邦在此驻扎过。

  再说西线。南北朝时期,为了提高子午道的使用价值,又对其进行大规模的修整和改建。由于子午道东线和中线都是沿着秦岭南北两坡的河谷开凿的,常常会被洪水冲坏,修整起来很费事,所以南朝萧梁时期王神念又将子午道南段西移,凿山填沟,改由江口附近翻山向南再西折,经旬阳坝、关口(宁陕县城)、两河镇、南子午镇,再向西经洋县、城固抵南郑。新辟的西线称为“干路”,其走向大抵与现在的西万公路吻合。不仅安全很多,而且比中线从池河到南郑又要捷近差不多一百公里。

  子午道翻过秦岭到达汉水中上游以后,有汉水舟楫之便,“东接襄沔,西连梁洋”。由西乡南下经渔渡坝一线直通开、达等州。由紫阳县任河一线可以“南出巴僚”。由平利出关垭子经竹、房可达长江之岸,可谓四通八达。洞达南北的子午道,无疑是越过秦岭险阻最为便捷的交通孔道,除了历代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等等方面的应用,更重要的还在于邮传置命。孔子说:“德义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这就是说,文明传播最紧要的是信息渠道的畅通。

  这里还要说说关于蚀中的问题。蚀中应当是子午道上距离杜南最近的一座城市,也就是子午道在翻过秦岭之后需要经过的第一座城市。新发现的子午道秦岭南坡东线途径汉滨区大河镇地方,有规模较大的战国秦汉城镇遗址,名叫汉王坪。在世代相传的地名中称汉王,究竟是何种原因?是否这座城市与汉王刘邦有关?笔者以前曾撰写《石门颂三题》一文认为,中线池河口谭家湾秦汉遗址又叫汉王城,应是刘邦走过的蚀中。现在看来,此说法还得重新审视,原来的结论殊应修正。刘邦入汉中究竟走的是子午道南段哪条路?当时池河中线是否已经开通?这都是不甚明瞭的问题。《石门颂》描述早期子午道的艰难路况是险峻逶迤,泥泞曲折,木石横阻,崖险渊深,人行其上就像踏着老虎尾巴一样心惊胆颤。笔者踏勘过宁陕至石泉池河沿途地形,虽有几处厄塞险阻,但不太像《石门颂》说的那样;而东线恒河道路倒是有不少这样的环境,悬栈飞架,下有深渊,行走于栈道上确实心惊胆战,如践虎尾。由此笔者进一步认为,西汉以前子午道南段中线池河道路尚未开通。刘邦于前206年所走过的是最早的子午道,即南坡东线,因此汉滨区大河镇有遗址名为汉王坪,否则不会凭空出现这样一个地名。汉王君臣由恒口西进,在池河谭家湾地方也曾驻扎,故又为当地留下汉王城的地名。如果这个推断有理,那么大河镇的汉王坪就应当是蚀中。

  汉王坪实际上是一座不太高峻的大土丘地形,恒河三面环绕向外冲蚀,内侧阶地发育良好,中间黄土丘隆起形成一个半岛,地貌和地名含义还真有点契合。

  发生在子午道上的历史事件,见于文字记载的首先是公元前206年刘邦被封为汉中王,率领数万军队和百姓由此道翻秦岭到达汉中。刘邦军事集团的主要人马驻扎在汉中南郑地区。休整两个月并得到一定补给之后,又很快“还定三秦”,打回关中。

  刘邦还定三秦战争,巧妙地使用了时空差战术,就是人们常说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刘邦入汉中时紧接着就把身后的子午道栈道烧毁,这是采用了张良的计谋,“示天下无还心,以固项王意。”(《汉书·卷四十》)以秦降将分封的三秦诸王都以为天下已相安无事,于是防守懈怠。及至汉军大张旗鼓地恢复重建子午谷一带栈道时,章邯等以为汉军马上要从子午道进攻关中,于是调动主力军队严守子午谷口重要地带,可是他们那里知道刘邦的主力军却秘密由秦岭西段的故道进攻到关中西部陈仓。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章邯等率军向西仓惶迎战,可是来不及了,他们已经处于严重的被动地位。

  根据史料分析,在章邯军从午谷口撤走之后,更麻烦的事情又出现了。这时另有一支汉军由子午道轻车熟路进入关中,迅速攻占了空虚的关中东部。这样汉军东西两面夹击,一举消灭了三秦诸王,控制了整个关中。这次事件整个过程中,汉军巧妙地使用了时空差,子午道虚虚实实的作用为奠定汉朝业基起了至为重要的作用。

  子午道在汉代以后的历史过程中发生过不少战事。三国时,子午道是魏蜀两国激烈争夺的军事要冲。虽然诸葛亮多次进攻关中取道于陇南,而东部的子午道则始终处于双方严密控制之下。蜀将魏延强烈主张以安康为进攻关中的前进基地,从子午道直取长安,但他的意见一直未被采纳。蜀后主延熙七年(244)春,魏大将曹爽率步骑10余万伐蜀,由骆谷和子午道两路并进。魏景元四年(263),钟会率军10万,分别从子午道、褒斜道伐蜀,会于汉中。南北朝时期,西魏大将王雄由子午道攻占魏兴郡(安康),置东梁州。其后黄众宝反叛,围东梁州,西魏大将陆腾又率军由子午道南下镇压。明朝末年,陕西总督孙传庭曾令贺人龙等从子午道南下,攻打李自成、张献忠农民军。清康熙平定吴三桂叛乱,亦曾派大将图海由子午道进攻汉中。历史万象,不一一例举。

  关于子午道的开凿情况,特别是西汉以前的情况,文字记载寥寥无几。我们的先人,最喜欢把文字用作描述争战打斗,政治阴谋,佚闻趣事方面。像子午道这样的工程,直到唐代中后期的《元和郡县图志》才出现了一点少得可怜的文字说明,并且只知道南段的中线和西线,而对于一千多年前的南段东线,也就是最早的子午道整个走向全然不知。所以后代对于子午道这样跨越数千年,耗力万万千的生命工程,因为找不到多少文字记载而难知其详。

  可是有一件发生在子午道上的怪事,却被历代无聊文人津津乐道,那就是关于荔枝的事。

  据说李隆基为之销魂的美女杨玉环,最喜欢吃出产在南方的新鲜荔枝。但这种东西过三四天就不新鲜了,于是李隆基就命令将荔枝从子午道快马加鞭在保鲜期内运到长安,因此子午道另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荔枝道。

  有人引用一些不可靠的资料,说荔枝道上的荔枝来自广东,甚至肯定是高力士家乡所产的“白玉璎”,这实在令人不敢首肯。

  高力士为了讨好杨玉环,可能在吃荔枝的时候表白过自己家乡的荔枝白玉璎味道如何如何鲜美这一类无聊的谄媚语言,但广州距长安五千多里,飞骑接力,昼夜兼程,也需八至十天,到了长安还有什么新鲜可言?况且从广州到长安,路线是经长沙直上洛阳,再向西折到长安,为何舍此通衢大道而迂绕盘旋到子午道上来?谁能指明这条运输路线具体是怎么走的?无论如何这是讲不通的事情。其说法编织故事的成分太大,既不通历史,更不晓地理。

  其实当时的荔枝是产于涪州(重庆)一带。唐代曾在蜀地做官的白居易就说荔枝生巴、峡间。他还详细描述了荔枝的性状,四五日之后色香味俱变,完全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了。李隆基下令在涪州建荔枝园,有专贡朝廷的“妃子园”,上品荔枝“玉真子”用来换取杨玉环的欢笑。

  涪州距长安虽然比起广州要近得多,但算起来也有两千多里,即使驿马接力,两三日到达目的地也非易事。有这样一种说法,运送荔枝的过程是“三十里一换人,六十里一换马”。驿使手执铜铃,“未到时先振铃,不让路者,马虽踏死也不追究”,路上行人“闻铃而色变”。这种十万火急的特快专递,累死驿使,摔死马匹的事情时有发生。为了一个美人的口福,劳民伤财而视他人为非命,实在不堪唏嘘。

  子午道曾为运送荔枝的专用道,这算是一种奇特的用途,因此历代文人还吟出了很多赞美的诗词。杨玉环享受的这种极其奢华糜烂的生活,达到了封建统治者腐朽残酷本性的极致。从我们现代文明社会看这种事情,心情极为郁闷、愤恨,如果不是杨玉环这个女人最后在马嵬坡被勒死,我们的心理很难找到一点平衡。

  目前子午道重要的历史作用已基本丧失,加上数千年风雨飘摇,现状堪忧,亟待抢救保护。很多栈道被现代公路建设炸毁,道路遗迹被湮灭,古道旁的交通设施、驿站和驻军遗址无任何保护措施,子午道沿线的庙宇、戏楼等古建文物严重倒塌毁弃,如不尽快抢救维修,未来的子午道只会留下一个概念,留下千古遗憾。我觉得这次会议意义重大,责任重大,应该通过多方呼吁,逐步完成这项历史任务。

  (撰写本文之前,刘康利、施昌成、赵杰、沙忠平等同志参加古道实地考察,备受艰辛,在此深表谢忱。——作者注)

  注:本文作者系安康市政协副主席李启良,摘自人民网>中国政协新闻网>政协专题>蜀道文化线路保护与申遗>“蜀道文化线路保护与申遗”研讨会专题

人文录入:丁涛    责任编辑:姜波 

分享到:
  • 上一篇人文:
  • 下一篇人文:
  • 精彩图片
    通知公告
    视频分享
    热门新闻
    党群网站
    政府部门网站
    乡镇部门网站
    其他网站链接
    Copyright 2011-2015 汉阴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单位地址:陕西省汉阴县城关镇和平街24号
    联系电话:5212429 5219117
    网站信箱:[email protected] 备案号:陕ICP备050025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