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汉阴新闻网-主流媒体,汉阴门户 >> 人文汉阴 >> 汉阴文苑 >> 正文
双河石板瓦的记忆
作者:陈绪伟    人文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1-18

-------------------------------------------------------------------------------------

  在这,你不仅体会到一个文化古镇的风韵,还会,有那残留的渐行渐远的石板瓦房模糊记忆……

  双河口,青山拥四围,秀水绕三方。

  鱼鳞似的石板瓦,淡粉色的泥巴墙,金黄厚实的铺板门,石条铺成的街面,原木撑起的吊楼,翠竹树林环抱,鸟语花香陪伴,双河口文化古镇俨然一帧淡淡的水墨画。尤其那绵延起伏鳞次栉比的石板瓦房,却最使人难舍和难忘。

  石板瓦房,顺街对视而上,瓦与瓦、房与房都是起伏鳞次的。那年炎热的酷暑,我走进古镇,刚住下,天空风乍起,阳光收敛了灿烂的笑容,树叶飘飞,仿佛华尔兹优美高雅的舞蹈,从鱼鳞似的石板瓦屋面上悠闲而从容地走过,倏地又行云流水一般轻轻地远去。霎时,大雨瓢泼,随着风,雨点一拨一拨由下而上,一赛一赛由上而下地敲击石板瓦,俨然天才的钢琴家,演奏出夏季最美妙的乐曲。

  雨罢,一串串的清凉,瞬间似穿越林间的昨夜长风,溢满整个心灵。

  石板瓦的双河口,一到炎热的夏天,我总想去,还总渴望雨的来临,就像年轻时候的我们,渴望乡村最浪漫的爱情;就像楼房河的小溪一般,淙淙地流淌过我们的心灵;就像梨树河边的山花一般,在梦里只留下些许莫名的惆怅和回忆。

  “叮叮呤呤当当当”,“ 当当叮叮呤呤呤”。雨的起步,在宽的、窄的、厚的、薄的石板瓦上弹奏作响。

  “哗——哗——哗”,雨的倾泻,在栉次不齐的石板瓦屋檐水帘般垂下万千条瀑布之时,巨大的轰鸣在房瓦上,仿佛是当年李自成率千军万马从此处经过北下,如战鼓,似铜锣,如断金切玉,似撕布裂帛,让人胆战,令人心惊;仿佛是当时李先念率领陕南抗日第一军经此处北上,如虎啸,似马嘶,如高亢的呐喊,又似低沉的怒吼,让人担心,让人思念;更让人疑心那薄叠的房瓦是否经得起倾泄的雨的锤击,会不会被雨浪掀翻,而这一切都成了我的自作多情。

  房上一块一块的石板瓦,街上一桩一桩的石板房,在雨的磅礴大军冲锋陷阵中,始终手挽手、肩贴肩地凝聚在一起,坚韧如盾,气定神闲,昂然搏击。而那无数只雨箭却被房瓦的巧手幻化成千年出土的古老编钟的鼓锤一般,铮铮叮叮,叮叮铮铮地敲打出清越的乐声,舒缓时似高山流水,欢快时如春江花月夜,低回婉转时恰似二泉映月,慷慨激昂时胜似黄河大合唱,深情高亢时犹如长江之歌。让房瓦下的人,领略了一场天宫的音乐盛典,品味了一场大自然的风流情声。

  暴雨无奈远遁,最终落荒而去。飞花一般,是轻轻的叹息;流水一般,是最美的回忆。云开日出,古街小巷润泽如酥,石板瓦是最后的胜者和王者。古镇的瓦房庇护了古镇人自由自在安逸舒适地生活和生存。

  平凡者往往伟大,渺小者历来坚强。石板瓦本来就是古镇里不平凡的精灵,它是人的传奇,更是山的神话。

  记忆中,老人们传说,自先秦以前,这里就是南来北往的驿站,房屋是草盖顶的,一遇大风大雨,不是天穿地漏,就是被掀翻揭顶,一年要重修好多次。于是有人思索加大屋梁,用石头压顶,稍有好转,可总有石头滑落又砸伤砸死人的危险。后来,驿站就叫木匠请来石匠,把石头凿成石块压顶,建房就稳固的多了。豪富有钱的人干脆花大价钱请石匠将大块石头凿成石板盖房,很是美观还很牢固。然而这里的穷苦百姓仍然遭罪,能盖起草房却经不起折腾,依然过着天开地漏的生活,于是逢年过节就在双河口的狮子包前烧香磕头,求天保佑不刮大风不下大雨。

  到了先秦时,有一年,正是夏季大风暴雨时,好多穷人仍在狮子包前祈祷,突然感觉狮子包发出震天的怒吼,四周的山在吼声中发抖,天空闪电发出道道金光,劈向山石,山体顿时有啪啪炸裂作响,吓得人们埋头念语不敢张望。

  雨后天晴,有人发现楼房河与梨树河交汇的狮子包,变成张口祈天的神态,双河两岸的山体就留下一层一层的划痕,用铁钎从划痕中一拗,一块一块的石板就呈现在面前。消息一传开,当地农民就都在山中自找自开山石板,从那时起,双河人就开始用板石挡风盖屋顶,抗击日晒和雨淋,抵御严寒和酷暑。至今双河乡村还完好的保存着好几处古朴美观的板石民居。

  漫漫历史长河,宁静秀美双河口,勤劳善良的双河人就在双河交汇处的街头,捐资修建了双溪寺,以纪念双河天神的普度众生。

  如今干净整洁的古镇,宛如一位沉着淡定的老人,虽然面目沧桑,但却温馨从容。古镇从何处来,古镇又将回归到何处去。其实本不重要,人生匆匆,天下熙熙,去就是来,来就是去。惟有那古镇里钢青色的石板瓦,见证着人间的悲欢和离合。从远古,到现在。穿越岁月的沧桑,庇佑着古镇人的生活和生存的同时,也让我们的心灵真实地感悟生命的真谛。

  双溪寺有言:伟象无形,大道从简,自古亦然。时光荏苒,逝者如斯。如今,随着建筑技术的不断发展,当下我们城市的生活几乎都完全被一片钢筋和混凝土的森林所包围。那种鱼鳞似的石板瓦,淡粉色的泥巴墙,金黄厚实的铺板门,翠竹树林环抱,鸟语花香陪伴的驿站文化与田园式生活,早已成为了人们心灵深处的一种梦境,那种身处高大的穿斗木青瓦房下静静听雨,这种淳朴淡然的日子也渐渐成为了一种遥远的童话和奢侈的回忆。

  穿越时空的隧道,追忆千年的沧桑,轻轻地漫步在双河柳畔,静静地走进古镇那绵延起伏鳞次栉比的古风古韵的氤氲之中,艳阳高照的时刻,那古镇石板瓦房上晶莹似水闪烁的阳光,向日葵一般让我们的目光为之聚焦。细雨飘零的时刻,那古镇石板瓦房上淡淡袅娜朦胧的轻烟,戴望舒诗歌一般,让我们为撑着花纸伞丁香一样优雅的姑娘注目。

  那河,那水,那山,那树,那草,双河口一切的一切,扑朔迷离,如梦如幻,更令人如痴如醉。沐浴着扑面而来徐徐的古风,行走在古街小巷的宁静氛围之中,让人仿佛走进了历史的时光隧道,那驿站的车水马龙,那商贾的匆匆身影,那二黄的高调低呤,那红色的枪林弹雨,那晨曦的犬吠鸡鸣……

  双河口文化古镇,楼房河携手梨树河畔最美的记忆。一桢美仑美奂的山水画卷,一册浪漫休闲的经典读本。一种雨后石板阳光的味道,一泓石街小雨润如酥的画意诗情。

人文录入:丁涛    责任编辑:丁涛 

分享到:
  • 上一篇人文:
  • 下一篇人文: 没有了
  • 精彩图片
    通知公告
    视频分享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