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信箱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汉阴新闻网-主流媒体,汉阴门户 >> 汉阴新闻 >> 今日要闻 >> 热点聚焦 >> 正文
追寻将军足迹 传承红色基因
作者:曾发高    新闻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11-18

  汉阴县政协,结合汉阴特有的红色文化资源优势,将“三个三”红色文化的挖掘与传承,作为新一届政协文史工作的重点。在政协党组书记、主席史正林亲自带领和督战下,已先后完成了《沈启贤将军专辑》和《杨弃将军专辑》的编纂出版。为尽快完成好《何振亚将军专辑》的征编,汉阴县政协主席史正林先后五次派出副主席王生林、符清野率史料征集组,专程赴北京、辽宁等地搜集有关何振亚将军战斗、工作和生活的史料,真正发挥鉴效先贤、启迪后人的存史资政作用。

史正林主席与将军夫人马伦女士深切交谈

  (一)探访将军亲人

  2019年6月18~20日,汉阴县政协副主席符清野一行四人,带着史料征集任务和崇敬的心情来到革命老区何将军故里宁陕县(1956年由汉阴县划归宁陕县管辖)。

  当天下午,我们在宁陕县政协主席马中平引领下,来到该县档案史志局,临听了一位工作敬业又熟悉文史工作的徐某介绍,他十分娴熟地讲述了何振亚(原名何继周)将军在其老家参加革命创建陕南抗日第一军的概况后,又不厌其烦地给我们查找了不同版本的相关史料。第二天一清早,我们在档案局原局长沈兰虎、县供销社原主任同时又是在何将军老房子长大的陈先发陪同下,一路驱车两个多小时,先后去了何将军的故居、陕南抗日第一军军部旧址等地;拜访了何将军的亲戚亲人及健在的知情人士和当地政府的文史爱好者。最让人铭记难忘的是龙王镇党委王书记,早早的就在去将军故里的路口等候着我们,带路陪同、热情介绍、还亲自召集当地知情老人,为我们提供各种史脉线索。

  征集组一行探访的第一站就是现在还健在的何继周的姪儿媳妇刘家菊家。刘家菊老人现年八十八岁,属典型的大山深处的农家妇女,不识字,身板硬朗,听她说:何继周有三兄妹,哥哥何继武、妹妹何继香,何继周排行老二,其父何仁高,在当时是一名地方团总,其妻邓氏。她说她丈夫何启庆(即按旧时农村习俗,把何启庆过继给何继周的)当兵后入朝,跟继周叔经常交往;一九八几年,她的儿子何克强女儿何克银都先后去过北京何继周家,给他们带小孩;再后来又过了几年了,来了几个公社的人,把丈夫当兵的证件、奖章全拿走了,从此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上图右二为何继周的姪儿媳妇刘家菊

  (二)拜访将军故居

  何将军故居位于汉阴县龙王乡(1956年划归宁陕县龙王镇管辖)绿烟村三组何家院子,房屋座北朝南,周围全是耕地。

  听当地一位年过九旬的老人说:龙王镇火燫砭绿烟村何继周老屋场(故居),属“五虎楚羊”之地势(意思就是说该屋场克属羊的人,而何1913年出生,属牛的,无大碍)。而当天在场自称是何继周的外甥沈万明讲,何继周开始在汉阴“大司令”沈寿柏,绰号“狗大王”(二、三司令分别为沈玺亭、沈继芳)旗下从事,由于看不惯其奸虐烧杀,后就自己出来单干,依靠张成勋(清朝庭道台)的支持,何的父亲何仁高当了团总,后柳佩峰又继任他当了团总,势力大了之后便将何赶走了。三年后,何继周回老家(火燫砭绿烟沟)将柳杀了后,何继周仍然依靠张道台起势,又才逐渐成了大气。而另一老人王恒宽说:何继周的亲家柳世习会武功且又是教书先生,是王三春(浑名王狗娃)烧了何继周的房子等等说法。

  笔者乘着釆访之余,在何将军的老屋场略有所思的转了几圈,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整个何氏老宅后有来山、前有走势,的确有那么一点传说中“五虎楚羊”的神秘,而唯独依稀可见的,只能算得上是陈先华主任所介绍的:何继周那间书房的残恒断壁了。

  (三)瞻迎军部旧址

  当天中午一点左右,在龙王镇镇政府吃饭的空隙时间,我同随行的原县档案局长沈兰虎一道,怀着好奇与崇敬的心情,参拜了陕南抗日第一军军部旧址。军部旧址是唯一保存尚好砖木结构的四合院瓦房,位于龙王街,座南朝北,座落于现龙王镇镇政府对面,周围为民房和镇机关属地,南面紧靠关铁(关口一铁炉坝)公路,距县城49公里,现在来看,交通还算方便。军部旧址现所在地为龙王镇永红村,该村为镇政府所在地,居住着11个机关单位、二百来户人家800余口人,以经商、务工和种养殖为主打理着现代山里人的日光。此旧址现为该村村民周延齐的私人房产,7口之家悠闲的居住着。由于那天主人不在,院门紧锁,原军事陈设一概不得而知,便很是遗憾地离开了。

  (四)再访刘家大院

  7月2日,政协副主席符清野带领史料征集组人员,再次拜访革命老区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的诞生地——紫荆镇征集何将军相关史料。符清野一行在汉滨区政协文史委符主任的陪同下,实地踏堪参观考察了荆河村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成立地刘家大院遗址、一军小学德育室、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成立地纪念碑及正在建设中的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成立地展馆,征集组成员,通过与当地党史办领导、镇村负责人、知情群众进行走访座谈,就何振亚将军的相关史料进行了硏究探讨,共同就红色文化挖掘保护工作进行了现场交流,并互赠了各自的文史资料。

  交谈中,汉滨区政协文史委主任振振有辞地道: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的诞生,是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安康的成功典范。据史料记载,1936年8月13日,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在何振亚等一批汉阴籍优秀将领的组织领导下,在荆河村刘家大院宣布成立。这是陕南唯一走出的一支革命军队,她在汉滨、汉阴、石泉、宁陕等地建立起了陕南人民心中的一座历史丰碑,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和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

  (五)一上北京何家 挖掘“三亲”史料

  为进一步征集到《汉阴文史资料》(何振亚将军专辑)的“三亲”史料,符主席率史料征集人员,七月中旬,又到何将军曾经战斗、生活、工作过的北京市朝阳、新城、海淀区等地,收集、征集、搜集、抢救史料,符主席一行,每到一处,或与将军亲属座谈、或亲自到事件发生地挖掘探访⋯⋯想方设法、多方寻找人物史脉。通过近一周的北京之行,虽然曲折艰辛,但终归搜集征集到了五六万字的文字史料和十分珍贵的图片、影像以及非常难得的现存实物,为编辑出版该专辑,找到了十分珍贵的一手史料。

  (六) 再赴辽宁盘绵 深入一军师连

  为使《何振亚将军专辑》编纂得更加详实、更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9月19日22日,政协主席史正林又派王生林副主席带领史料征集组人员再度赴东北征集史料,追寻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现在所在的连队。

  在辽宁期间,王生林一行深入到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改制后,现在所在的武警部队117师349团,参观了部队连、师史馆,并与部队首长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交谈。当王主席看到部队师史馆荣誉墙上那整齐威武的何振亚、沈启贤、杨弃三位汉阴籍将军的照片时,他自豪地向部队首长说:何将军是从汉阴走出的三位共和国将军之一,他从小胸怀大志,刻苦读书,不屈不挠追求革命信念,戎马一生为了民族独立和人民的解放而奋斗,是汉阴人民的骄傲,也是他所在部队的光荣。在观看表演时,连队战士那种对党忠诚、不怕吃苦、勇于拼博的精神,正是何将军当年领导的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光荣传统的传承。

  通过这次沈阳、盘绵、凌海等驻军部队的实地观看,史料征集组人员,才真正了解到何振亚将军当年所领导的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即后来的117师349团所在的原一、二、六连,于1996年10月改编为现在的武警第一机动总队第一机动支队(一连即现在的某部防暴装甲车第一中队、二连即五大队十七中队、六连即三大队十一中队),才真正对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的发展壮大和光辉历程有了一个较为完整的认识,同时还抢救性地发现了何将军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诸多史料照片,这无凝也填补了汉阴县政协文史工作的诸多历史空白。

  临走时,武警部队117师349团还向王生林一行赠送了《红色血脉》和《武警第三四九团团史》,真诚地支持汉阴县政协《何振亚将军专辑》的编撰出版,

  (七)再赴京津两地 多方寻找史脉

  为更加全面地征集到《何振亚将军专辑》史料,弥补《汉阴文史资料》“三亲”史料的或缺,11月上旬,政协主席史正林又亲自带队,再赴京津两地,多方寻找史脉。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此次京津之行,史料征集组除跟何将军的长子女何连滨、何晓绵进行了访谈,又经多方联系,几经周折十分难得地在北京市朝阳区拜见了年过九旬的将军夫人马伦女士,在与她长达三个多小时的交谈中,我们又了解收获到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口述“三亲”史料和几十张珍贵照片及难能可贵的几篇文字史料,这无疑给我们正在征编出版的《何振亚将军专辑》凭添了史脉底气。

  (八)追寻将军足迹 存史资政育人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呜。今天,将军离我们故去整整四十一年,纵观何将军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从陕南游击纵队到创建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从找到党的领导编入红十五军团到北上抗日,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再到社会主义建设的治军历程:首先坚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何将军从学生时代起就有远大理想,刻苦学习,立志报国。特别是当他进入军营,首先热衷于进步思想和革命理论,而当他有机会与红军接触后,他便认定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才是人民的军队。何将军正是怀着这样一颗对党忠诚的赤子之心,历尽千难万险,终于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成为了一名共和国将军。其次注重思想政治工作,军民团结一致。何将军既使在抗战前夕那样艰苦的岁月,也非常注重军民关系,爱护群众,尊重百姓风俗习惯,买卖公平,取信于民。成立宣传队,向群众宣传军队是为人民谋利益的,是人老百姓自己的军队,宣传党的抗日举张,以此发动群众、武装群众。三是重视自身建设,做到官兵平等。何将军一贯举张:干部以身作则,关心战土,不谋私利,做到官兵平等。一次行军途中何将军碰到东躲西藏避难的父亲,大伙都说给他父亲些钱物让他搬到后山去住(当时部队有的是钱物),何将军的回答是:“不行!革命不能养家肥己”,而在当时,家父房子被烧还要遭抓杀,何将军并未动摇革命,反而劝说父亲:革命首先要从自身革起。生活上他从不搞特殊化,处处关心战士,当时不少战土疾病缠身,脚起泡、打摆子等无药可医治,何将军凡在行军途中遇见有伤病的,他就亲自背抬。正由于干部战士同甘共苦,大家终于度过了难关。四是严明纪律,军令如山。在打游击时何将军的部队就军纪严明,凡打土豪所获财物一律归公,或周济穷人,任何人不得随意拿占;军队作风过硬,要求官兵不抢人打人,不损害百姓利益,不调戏妇女,违者轻则打板子开除,重则枪毙(一连长因强娶本县一农家女为妻被枪毙;一战士因买饭发生争执,而把饭碗打在卖饭妇女的脸上,何将军忍痛将其处决;有个战土因临时养伤在老百姓家,后因拦路抢劫而被部队处决)。难怪群众说:“红军的军纪如铁,比铁还硬啊!”何将军所领导的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凭着严明的军纪,在遇回曲中又发展到三四百人,后来壮大到一千二佰余人,终于成为了一支革命的军队。

  正如中共西北特委书记谢华这样肯定到:“陕南地区土生土长的这支革命武装,是在中共陕西省委遭到破坏,陕西的革命斗争出现严重困难的情况下开展游击活动,发展壮大起来的。它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斗志,打击了敌人,为我党我军培养、锻炼了一批优秀干部,在秦巴山区的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壮丽的一页。”

新闻录入:唐福磊    责任编辑:唐福磊 

  • 上一篇新闻:
  • 下一篇新闻: 没有了
  • 精彩图片
    通知公告
    视频分享
    热门新闻
    党群网站
    政府部门网站
    乡镇部门网站
    其他网站链接
    Copyright 2011-2015 汉阴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单位地址:陕西省汉阴县城关镇和平街24号
    联系电话:5212429 5219117
    网站信箱:[email protected]备案号:陕ICP备05002552号